洪森对华感情很有巴铁的味道

来自:凤凰网    作者:道德网

洪森没有门阀关系,是硬是靠自己双手手打拼到今天,为此他付出了一眼失明的惨重代价。他,1951年4月4日出生于柬埔寨中部栋德朗县一个极为清贫的农民家庭。13岁那年,他离开老家,独自一人到首都金边求学,寄宿在一座寺院里做庙童,直至读完初中。1967年,刚15岁的洪森参加了红色高棉的部队很快成为一名手握“重兵”的军官。

他带着自己的弟兄南征北战,与亲美政权展开殊死搏斗。不幸的是,24岁那年,柬埔寨解放在即,洪森却受了伤。在一次战斗中,他左眼中弹,住进了医院。由于伤势严重,他没能保住这只眼睛……他凭借自己的赫赫战功,由柬埔寨人民革命军某部连、营、团长而师、军长当目睹大批领导人遭到政治迫害他愤而迅即成为反对赤柬势力的重要领袖。

洪森年少得志,不是靠年龄熬上去的。他30岁时,出任柬埔寨人民共和国政府副总理兼外交部长,34岁那年,他又当选为总理兼外交部长,成为当时世界上最年轻的政府总理1991年,洪森亲自到北京迎接并陪同西哈努克亲王亲王夫妇回国,其间亲王与其确立了父亲和义子的关系1992年他凭战功被授予五星上将军衔。1993年9月出任柬埔寨王国政府第二首相兼高棉王家军联合总司令。

洪森不会搞政治套语,他快人快语,给人特真实的感觉,即便搞政治路线之争,从不找借口遮遮掩掩。不过,他也承认自己有时脾气暴躁,而且要改也难。他说,让他像谢辛那样温文尔雅很难;就像让谢辛像他那样粗声大气讲话一样难以做到。这若是在中国,恐怕他的政治生命见光死。

    生活中的洪森有一个美满幸福的家庭,他的夫人文拉妮是中国海南省移民的后裔,他们育有3男3女,其中有一个居然是领养的。

   洪森1975年和文拉妮在战乱中结成患难夫妻后,曾因战争失散3年,1979年劫后重逢,感情更浓,他们从不在公众场合掩饰对彼此的感情。在洪森接见外国客人的乡间别墅中,始终悬挂的是洪森的戎装照片和夫人文拉妮的照片。1996年9月在向洪森颁发世界和平奖仪式上,他的夫人向他献花时,两人亲密拥抱,这在柬埔寨是极为罕见的。

    洪森很喜欢自己的孩子,要求甚严,绝不有心护短。他子女提出的严肃的忠告是“既不要只抬头看天,一心只想当部长、省长、县长,这种人没有人敢用,但是也不要只管低头走路。这两种人都是要摔跤的。”

               

洪森也是个敢于创新的亲民现实主义领导人,人民自然信服。洪森注意吸收外国的经验和理论,但是又不被他们所束缚。他强调的是柬埔寨的实际情况和人民的愿望。他不在乎别人怎样看他,不在乎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理论上的差别,共产党和自由分子在称呼上的不同,看重的是实际上给国家和人民带来的利益。   洪森重视维护柬埔寨国内和平稳定,把发展经济、消除贫困列为首要任务,但决不搞口惠而实不至。

柬埔寨百姓传颂,反对党要员到乡下给百姓送慰问品、发红包。而执政党洪森等一有时间,便却卷起裤腿,光着脚下田帮农民插秧,无论是插秧、除草还是开拖拉机,洪森都是一把“好手”。是真干,而不是作秀。 

洪森不管走到哪里,只要一到百姓中间,就总有说不完的话。他常常站在露天的土地上,一讲就是两三个钟头,水也不喝一口。他讲起话来感情充沛,风趣幽默;语言非常口语化、平民化,生动活泼,通俗易懂

他熟知柬埔寨的传统文化和佛教教义,不嫌弃农民的狭隘思想和小农意识,喜欢用比喻给他们讲道理。有时,在洪森讲话过程中,农民们遇到听不懂的地方,就直接插话提问。此时,洪森会停下来,毫不介意地予以解答。

洪森的演讲口才更是让有些领导人自惭形秽。对于柬埔寨百姓来说,没有什么比听洪森“演讲”更痛快的了。在柬埔寨大约有4个柬语电视频道,每天都会转播或重播洪森的讲话,观众们都听得津津有味

              

在中国援建的一条公路的开工仪式上,与当地人约定早上8点30分见面,洪森准时抵达。许多人天不亮就出门,一路赶来,为的就是看看洪森。洪森穿着一件柬式土布衬衫和长裤,热情地和大家打招呼。然后,他在尘土飞扬的场地中央站定,手上虽然拿着讲稿,但他几乎不看一眼。刚开始,他用的是比较正式的语言,对开工仪式表示热烈祝贺,对中国政府和中国援助人员表示感谢。而后,他用再平实不过的语言,为老百姓们算起账来——先从修路的好处说起,再告诉大家援助项目的造价,最后计算出每修一米路要花多少钱,这些钱可以买多少斤大米,等等,让每个人都对中国援建的这条公路有了性认识。 

记者中国与柬埔寨的关系一直很密切,您希望今后两国在哪些方面加强合作?

洪森立即对答中柬友谊应该是在1279年就开始了,已历时几百年。柬埔寨一直并永远坚守一个中国政策。我和我的官员们做过一些调研,结果发现,搞同样一个项目,中国提供给我们的贷款的利息是最低的。中国是在真心诚意地帮助我们,不像日本、欧美那些国家,他们洋人的投资都是有附加条件的。所以,不久前柬埔寨发现石油和天然气资源后,我们马上和中方联系,希望中国派勘探专家来实地考察。我同时也说,一旦我们真的找到了石油和天然气,就马上和中国进行贸易。

洪森说,“谁对我好,我就对谁好。中国太大了,中国的一个省就和我们国家的面积差不多。中国人也多,假如全体中国人一起撒尿,我们柬埔寨就会闹水灾!我认定的事一定要做到。也许正是因为我做事太认真,才会珍视与中国友谊。我们要求所有柬埔寨人都要对中国有此真诚的感恩情怀!”

   众所周知,在南海问题争端时,洪森指示他的属下在于东盟部长峰会上必须杯葛菲律宾的责难,不必考虑美国、日本、印度等国的感受。

这一点,洪森对华感情很有些巴铁的味道。

上一篇:伟大的斗争,需要伟大的统帅
下一篇:目前中美关系的新较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