犹太金融大鳄索罗斯

来自:道德网    作者:小马
犹太金融大鳄,让世界各国政府闻风色变的投资狂人,乔治·索罗斯
 凭借着敏锐的眼光和庞大的资金,来自华尔街的索罗斯战胜了全球最老牌的中央银行,从此之后对冲基金开始改变世界金融市场的版图。

马斯特里赫特条约的签订

  • 1992年2月17日,欧洲共同体十二个国家的外交部长和财政部长在荷兰的马斯特里赫特签署了《马斯特里赫特条约》,这个条约至今仍是欧洲一体化进程中最重要的里程碑。《马斯特里赫特条约》涉及政治、经济、军事、司法、公民福利等多方面内容,但关于欧洲 货币 联盟的规定是其中的核心,也是争议最大的部分。
  • 条约规定,欧共体(不久改称欧洲联盟)各国应当分三个阶段完成统一货币的工作,其中第一个 阶段是强化当时已经存在的“欧洲 汇率 机制”,实现资本的自由流通;第二个阶段是建立“欧洲货币机构”,负责协调欧共体各国的货币政策;第三个阶段是建立统一的欧洲货币(欧元),并把“欧洲货币机构”升格为“欧洲中央银行”,为欧盟各国制定统一的货币政策。
犹太金融大鳄,让世界各国政府闻风色变的投资狂人,乔治·索罗斯

英镑与马克汇率错失良机

  • 在《马斯特里赫特条约》签署之后,英镑与马克的汇率是1:2.95,这个数字无疑太高了。在两德统一之后,由于东德地区基础设施建设的影响,德国经济出现了过热的趋势,德国中央银行不得不调高 利率 ,以抑制通货膨胀,这又给英镑带来了更大的压力。面对德国中央银行的加息,英国中央银行(英格兰银行)只有两个选择:要么跟随德国的步伐,增加英镑利率,以维持英镑在资本市场的竞争力;要么筹集足够的资金,在外汇市场上大量购买英镑,维持英镑汇率的稳定。两条路都要付出沉重的代价。如果加息,无疑将给英国低迷的经济加上最后一块无法承受的巨石;如果筹集资金稳定市场,英国政府和中央银行一时又拿不出这么多资金,只能向其他国家政府或国际组织借贷。一旦稳定市场的努力失败,英国政府必将巨额亏损,负上沉重的外债包袱。
  • 在当时的严峻形势下,英国最好的出路是说服德国降低马克利率,减轻英镑的升值压力,可惜德国人并不想帮英国人这个忙;其次是说服欧洲其他国家,暂时容忍英镑的贬值,等到英国经济复苏之后再让英镑回到正常的汇率浮动区间,可惜欧洲各国几乎不可能同意这种请求;再次是坚定不疑地主动加息,不惜以牺牲经济复苏为代价,先稳定住目前的局势,让全世界的金融投机家明白英国政府维持英镑汇率的决心,这样至少可以维持英国的信誉。但是,当时的英国保守党政府是不可能有这种魄力的,通过“宫廷政变”上台的梅杰首相完全缺乏处理复杂的经济问题的能力,他也因此在日后被人们称为英国历史上的最差首相之一。

对冲基金索罗斯

  • 1949年,年轻的索罗斯抱着对东欧共产主义政权的刻骨仇恨离开了匈牙利,到著名的伦敦经济学院攻读经济学。 索罗斯家庭并不富裕,即使他们原先有点积蓄,也早就丧失在二战和共产主义改造的政治旋涡之中了。 二十多年之中,索罗斯经历了欧美金融家最典型的“三级跳”从默默无闻的普通交易员,到明星交易员兼高级分析师,最后创办自己的基金,成为华尔街的一支独立力量。
犹太金融大鳄,让世界各国政府闻风色变的投资狂人,乔治·索罗斯
  • 1969年,索罗斯与他的著名合伙人杰姆-罗杰斯在纽约开设了“双鹰基金”,初始资本为25万美元;十年之后,这家基金更名为“量子基金”,这个名字将在日后使世界各国政府闻风变色。
  • 1980年,当年的25万美元资本金已经变成了8000万美元,其中索罗斯本人占到80%。厌倦了华尔街生涯的罗杰斯离开了基金,从此专心于在第三世界国家的投资,然而,索罗斯的黄金时代才刚刚开始,并将持续长达20年。
  • 1985年,日本和美国、英国、法国、西德签署了《广场协议》,这个协议事实上是在要求日元升值以换取美元的有序贬值,从而增强美国制造业的竞争力,解决困扰里根政府多年的美国贸易赤字问题。早在协议签署之前,索罗斯就意识到了里根政府的“双赤字”(财政赤字、贸易赤字)政策不可能持久,他把这种以财政赤字刺激经济发展、以发行国债填补财政赤字的经济政策称为“里根大循环”,其结果是美元贬值的压力越来越大,政府赤字如同滚雪球一般攀升,里根政府面临着两难的选择:要么增加税收、减少军费以消弭财政赤字,从而降低美元的贬值压力,但这无异于政治自杀;要么允许美元贬值,但又怕局势变得不可收拾,出现美元汇率崩盘,这对美国经济的打击将是致命的。所以,里根政府只好以政治、军事手段胁迫日本政府为美国的赤字买单,当时也只有日本有能力完成这个艰巨的任务。索罗斯从1980年代初就开始看空美元,在《广场协议》签署前后又大量卖空美元,买进日元、马克等即将升值的货币。
犹太金融大鳄,让世界各国政府闻风色变的投资狂人,乔治·索罗斯
  • 1986年,美元对日元已经贬值20%以上,许多外汇投机者开始获利了解,索罗斯却认为美元的贬值还没有到位,当前的美元汇率仍然无法对美国的工业品出口带来多大帮助。此外,索罗斯还一针见血地指出,美元贬值对美国股市没有什么好处,因为当时的美国股市已经存在严重泡沫,经济周期又已经进入萧条的轨道,所以它必将在不久的将来进入熊市行情,甚至有突然崩盘的危险。但是,按照经典的经济学理论,一个国家的货币贬值对该国股市有促进作用,美国政府和大部分投资者都是看好美国股市的。当国际游资大量涌入美国股市的时候,索罗斯却在大肆卖空美国股票,同时继续买进日元和马克,美元对日元的汇率继续大幅度下跌,从1985年的1:250一直跌到1988年的1:120,跌幅超过了50%!至于美国股市,虽然回光返照了一段时间,但是最终还是于1987年迎来了所谓的“黑色星期一”,道-琼斯工业指数居然在一天之内跌去22%,创下了空前绝后的纪录!
  • 1986-1987年盈利高达122%,虽然有几次徒劳无功的尝试,但是在大方向上是完全正确的。当时的索罗斯还没有操纵市场的能力,他也不可能去操纵道•琼斯工业指数这样庞大的市场,他的成功主要应当归功于敏锐的判断力和敢于冒险的精神,而不是所谓的“扰乱市场”。

汇率大战一触即发

  • 1992年9月16日被投资界称之为黑色星期三,此时索罗斯的资产已经突破60亿美元,上午开盘前, 英格兰银行的交易员们表情肃穆, 严阵以待,他们今天的任务是捍卫英镑。 而这场战役的总指挥是英国最高财经长官,财政大臣莱蒙,当时的英国正准备加入筹建中的欧盟,而加入欧盟的先决条件之一是要加入欧洲汇率机制, 该机制要求成员国的汇率盯住德国马克有限浮动,而当时的英国必须把英镑对马克的汇率稳定在1:2.7780之上。
犹太金融大鳄,让世界各国政府闻风色变的投资狂人,乔治·索罗斯
  • 1992年年初以来,英镑对马克的汇率从1:2.95一路下滑,到9月15日,纽约外汇市场的英镑收盘价报出1:2.7782,距离英格兰银行承诺的汇率浮动底线仅毫厘之差,汇率大战一触即发。
  • 7点30分,交易员们执行了买入20亿英镑的指令,英镑汇率纹丝不动没有脱离危险区。
  • 8点30分财政大臣莱蒙紧急调动国家外汇储备买入55亿英镑,英镑汇率依然没有上升。
  • 11点英格兰银行宣布将利率提高到12%,收紧银根以稳定外汇市场,但英镑继续下探底线。
  • 下午1点30分,纽约外汇市场开盘,这才是狙击英镑的主战场, 会战开始了就像打开了水龙头一样,一个交易商是这样描述着当时汹涌而来的英镑卖盘, 似平全世界都在卖出英镑而买方只有一家英格兰银行,片刻间,英镑对马克的底线被毫不留情地击破了。
  • 下午2点15分英格兰银行再次将利率提高到15%。一天之内两次提高利率史无前例后无来者,然而英镑对德国马克的汇率仍然在1:2.7780的水下挣扎。
  • 下午5点纽约外汇市场收盘,英镑对马克的汇率定格在1:2.703,大大低于英国对欧洲汇率机制承诺的底线,此时英镑大势已去,英格兰银行无计可施。
  • 下午7点30莱蒙出现在媒体镜头面前, 英国的《经济学人》杂志是这样描述当时的莱蒙,他含着胸把手放在背后就像一名囚犯,莱蒙宣布,英国退出欧洲汇率机制,英镑将自由浮动。
犹太金融大鳄,让世界各国政府闻风色变的投资狂人,乔治·索罗斯

英格兰银行认输了,究竟是谁在和英格兰银行作对呢?

  • 英格兰银行成立于1694年,是人类历史上第一个中央银行,也是全球资产规模最大的金融机构之一, 三百多年来,它凭借着雄厚的资金实力守护着伦敦国际金融中心,从未遇到对手。
  • 直到遇到索罗斯,这是在全球金融市场上刚刚浮出水面的一股力量,其代表人物之一是乔治·索罗斯,索罗斯是美国华尔街的一名犹太投资人,他擅长于在外汇市场上投机, 不久前刚刚在日元升值中大赚了一票。 索罗斯很早就盯上了英镑,在他看来,英国加入欧洲汇率机制是一个决策失误。索罗斯敏锐发现,英德两国的经济实力悬殊,和如日中天的德国相比,英国的经济实力难以支撑英镑对马克的固定汇率。 英镑明显被高估了,于是他大胆决策做空英镑挑战英格兰银行。九月,当英镑汇率不断逼近底线时索罗斯出手了,他几乎是孤注一掷,用自有资金加信用杠杆投资总额据说超过一百亿美元。
  • 布局完成之后,索罗斯开始在各大媒体发表他对英镑汇率的评论, 他的看法逐渐影响了其他投资基金经理的决策, 此时的英格兰银行已经陷入重围, 就像困兽一样孤军奋斗,他面对的并不是一个人也不是一家机构, 而是投资界的主流判断,英镑对马克必将贬值,这时做空英镑的人和机构就像股市中集结的狼群一样, 而索罗斯就是羊群中的头狼。
  • 一个国家的货币一旦成为全球化市场中的商品,该国的货币政策就同时处于全球资本的监督之下,就像索罗斯所说的那样,在这个市场上没有道德、只有规则,资本的流动从此超越国界成为各国经济决策者不可忽视的力量。
上一篇:第一页
下一篇:最后一页